重庆丨弹子石老街,写满了一座城的前世今生

马蜂窝推荐 2022-06-23 21:47:15 阅读数:869

重庆一座满了老街弹子
小长假将至,
全世界的旅行目的地都陆续听到了
中国旅行者的脚步。
热爱旅行的中国人,
越发青睐那些动辄需要
长途飞行才能到达的地方;
而中国的西南端偏偏有那么一座城市,
以独一无二的景观与性情
成为了近年来国人假日的重点探索对象。
它质朴到骨子里,
但却不乏惊世骇俗的奇观;
滔滔江水滋养了它豪迈的气概,
也为这里的每条毛细血管
灌注了浓墨重彩的灵魂。
它就是重庆。
造访重庆,不外乎三种诱惑:
颠覆常规地理认知的奇诡城市交通;
  
由红红火火的九宫格火锅
挂帅的川渝味觉;
和那些披着厚重年代感的
  
古老街巷与建筑。 
依然镌刻着重庆
明清时期记忆的磁器口,
在嘉陵江的壮阔怀抱中,
上演着延续至今的熙熙攘攘。

十八梯

重庆码头文化的缩影,
在萧条与鲜活的对照中蜿蜒而上,
诉说着重庆人的生活百味。

弹子石老街

渝中区的文化元素早已被
热爱城市风光的旅人所熟知,
在一江之隔的南岸区,
却隐藏着无数“最重庆”的低调角落,
一直在等待被世人品味。
其中,
弹子石老街就像一本微缩的重庆崛起史,
躺在素有“重庆外滩”之称的南滨路,
静候你把它翻开。
“弹子石”名称的由来还有个有趣的传说。
弹子石原来叫“诞子石”,
大禹治水过门不入,
他的妻子涂山女望夫化石,
江石诞下儿子夏启,
后来这块石头一来二去就被唤作弹子石。
20世纪初,
在王家沱码头的滋养下,
重庆名门望族王家在这里
兴办了“万茂正盐号”。
四川自贡井盐开掘出来以后,
装上船直挂白帆,
划着碧水从沱江一路南下,
进入长江,经泸州、合江、江津
抵王家沱,
再由人力挑到王家院子靠进江边
两个足球场大的场坝摊晒加工成精盐,
风光一时无几。
围绕王家大院形成了繁荣街市,
就是后来的弹子石老街。
重庆开埠后,
这里更是洋人聚集,洋行林立,
东洋日本人和高鼻子西洋人
在这里开洋行工厂,
他们以那条名为岳家溪的小河沟为界,
各自为营。
川粮、川盐、猪鬃、棉纱等
货品在此集散,
码头停泊着大批商轮,
堪称长江上游内陆的“清明上河图”。
抗日战争时,
国府内迁重庆,
弹子石变得热闹起来。
大仓库改为国家金库,
洋行变为国有银行,
纱厂扩大后成为当时
内地最大的裕华纱厂。
在没有轰炸的弹子石里,
这里成了达官贵人的乐土,
是重庆城外的富人区。
平日里,
他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牌酒娱乐,
围观者众多,时喜时怒。
其间熙熙攘攘穿插着一些
小卖部、鞋摊和茶馆,
茶馆里时常飘出川剧的声响,
那是老人们在“打玩友”。
后来旧城改造,
大街小巷、学校工厂面目全非,
到处都是绿色的隔膜和零落的石灰。
有人说,
每一个重庆人心中都有
一条属于自己的老街,
依山而建,面江而依,
蜿蜒如龙,上天入水。
弹子石就是重庆人
心中的那条老街。
在弹子石老居民熊老的记忆里,
这条老街没有当年使馆云集的气派,
没有境外商人经营下的国际商贸,
也没有达官贵人居住奢华,
有的只是老码头的兴与衰。
在岁月疾驰的马蹄下,
陈旧的老街仿佛陷入了沉睡,
历史悠久、独具特色的老建筑,
谈笑风生、互帮互助的老街坊,
都消散在云烟里,
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好在这个背靠南山眺望长江的地方,
与朝天门、江北嘴隔江而望,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都注定了它不可能草草落幕。
香港置地在老街的原址上进行复建,
更新成了都会人文旅游新地标
——长嘉汇弹子石老街。
弹子石老街原址的复刻,
保留了珍贵的老街历史故事,
还邀请到法国建筑大师保罗·安德鲁
来还原最真实的风貌。
一街两埠四院十景,
历史长河中的侧影,
被细细浓缩在了方寸之间。
风云传奇的王家大院将景再现,
法国水师兵营也将成为该片区一景。
弹子石广场的一线魅力江景、
西南首家杜莎夫人蜡像馆,
让这里成为集文化创意和
艺术美学空间于一体的生活平台。
游走在景区里,
仿佛还能依稀昔日听见当年的
号子声和汽笛声,
还找得到熙攘老街下的童年记忆。
香港置地,
从1889年至今,
从中环最大业主之一
到亚洲高端物业建造者,
积淀百年商业修为、
凝聚全球高端视野。
长嘉汇弹子石老街的打造,
可以说是超前的、富有突破性的:
以景区逻辑打造、
与多元化的商业形态有机融合,
为重庆滨水之都,
带来全新商业模式典范;
为城市家庭中高端生活,
带来了全新滨水都会生活方式。
立足本土社群文化,
以真诚的姿态与城市对话,
促使香港置地与重庆
达成了一致的脉动,
为重庆家庭的中高端
生活方式带来别样的价值。
▲以上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为[马蜂窝推荐]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mafengwo.cn/gonglve/ziyouxing/226318.html